• <option id="0uuus"></option>
    <nav id="0uuus"><legend id="0uuus"></legend></nav>
    <blockquote id="0uuus"><legend id="0uuus"></legend></blockquote>
    <code id="0uuus"><li id="0uuus"></li></code>

    城市空間:價值轉換與重構——關于總體規劃方法的思考

    esdf

    城市空間:價值轉換與重構——關于總體規劃方法的思考

    一、核心思想

    在國家轉型的過程中,規劃師要著眼于對空間的認識和研究,了解空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這才是我們真正的本質工作。傳統規劃模式不可持續、傳統空間碎片化發展,從空間需求變化和價值轉化等方面思考新活動與新空間構建方法、創新空間觀察設計、未來城市空間的規劃方法等方面提出思考。

    二、主要內容

    1、城市空間的問題

    (1)既有模式的不可持續

    原先地方政府財政收入主要靠土地財政收入,這非長久之計。住宅與寫字樓的房地產開發層面庫存量大,土地市場化配置比例偏低,工業用地和基礎設施等其他用地存在粗放利用現象,導致土地價值難以完全實現。土地出讓金縮水令地方財政承壓,與房地產價格矛盾,大拆大建難以為繼。地方政府以建設產業園區來推動房地產開發、通過帶動GDP增長獲得財政收入的目的,造成園區內大量工業用地低效利用、閑置,引發招商引資的困境。

    這一輪發展中,企業對空間的選擇發生了重要變化,逃避高成本,尋求高地價比地區;改變原有的園區建設模式,建立多元化發展目標。如松山湖我們培育了15年,它的價值越來越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遠遠超過東莞主城區,這就是空間價值的轉化。

    (2)空間的破損與碎片化

    城市中大量沒有結構的新區呈孤島式開發狀態,結構已破損的老城被異質化嵌入。貧富差距擴大,傳統社區與鄰里消失,社會的割裂造成人們陌生、疏離與防衛心理,這些社會層面上的碎片化是我們面臨的非常艱難的問題。

    這段時間大家都在討論打開大院問題,大院真的那么容易被打開嗎?法律產權問題我們暫且不討論,中國為什么會出現圍墻社會、圍墻社區?很重要的一點原因就是社會的碎片化。圍墻之所以存在最核心的思想根源在于一種利益維護的心理和社會階層之間由于陌生、疏離而造成的防衛心理,要打破這種心理,實際上比物質的障礙要復雜得多。

    功能碎片化的問題指城市缺乏公共服務、生活服務、基礎設施,缺乏城市生活、養老撫幼的條件等等。這些破損和碎片化問題需要我們用空間重構的思維去考慮我們的空間規劃。

    2、空間需求變化與價值轉換

    (1)人群的空間需求

    ①中等收入人群

    目前中國的人群主體是中等收入階層,這個人群有什么樣的空間訴求,所追求的生活品質,如工作、居住、出行、游憩等等,當年雅典憲章的4個基本功能到現在沒有改變,這個階層是最脆弱的一個階層,它對價格/成本極其敏感,另外他們對休閑活動與體驗空間擁有多樣化的需求。2015年的國慶黃金周全國7.5億人次出行超過春運規模;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三產比重和增速超過二產和一產,這讓我們重新審視在這樣的發展階段中空間需求所發生的變化。宜居、舒適的環境是這些主體人群的訴求。

    ②人口遷徙與城鎮化的流動人群的適宜空間需求

    人口流動不僅限于城鄉之間,城市之間的比例越來越高了,人們通過遷徙來進行選擇,他們對空間的要求是多樣性、選擇性、流動性的。

    ③社會分異背景下弱勢群體低成本空間需求

    弱勢群體的空間需求特征為可承受的基本品質與基本服務。

    (2)經濟活動的空間需求

    大城市、特大城市走向后工業社會的特征可概括為:

    ①從生產轉向市場與消費組織,服務經濟與新經濟。很多大城市都在提出如何思考工業用地的轉型,退二進三或者退二進二等。

    ②第三產業的空間取向。第三產業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部門,它具有追求便利、可達、靈活、多樣化聚集的空間取向,這種空間取向與生產時代的工業化空間取向完全不同,同時第三產業的發展需要大量“低端”經濟活動空間的支持,這兩種空間需要高度匹配甚至是融合。

    ③發展動力變化下的創新、創業的空間需求。

    ④隨著特大城市的迅速發展,深度參與全球化進程的國際化空間需求。

    ⑤大城市在戰略轉型過程中,產業升級、功能疏解下的騰退空間利用。

    (3)發展模式轉變的影響

    模式轉型中市場與社會力量參與的特征可概括為:

    ①從擴張轉向存量利用與更新的過程中,利益相關方的存在,對政府和開發商起到一定程度上的制約作用,從而可能會使城市營建模式更加符合市場化,也許是一次倒逼政府改革的機會。

    ②模式轉型可能促使規劃與建設的程序更加開放,居民、企業、社會組織更加合法、深入參與,從而使規劃程序更加社會化。

    ③模式轉型能否促使空間供給方式的轉變,從政府的一廂情原、開發商的壟斷,轉向多樣化供給與社會、社區自建。

    北京最近發生了一起標志性事件,一個小區的300多戶居民集資建機械式立體停車樓,每個機械停車樓的價格只有2.2萬,每戶每年只要交600-800元的管理費,即可保證機械停車樓的正常運行。如果規劃審批沒有制造障礙的話,我相信通過協商是可以解決停車問題的。我們可以想象下,如果這種停車樓交給開發商建設,20萬、30萬都可能是很便宜的價格。

    從這個意義上,我們城市未來的發展模式是否會走向共享經濟與輕資產經濟?這也許是一場更為深刻的改革。

    (4)空間價值的轉換

    ①老城區

    一個城市的老城區即為具有社會包容與功能多樣性,不只是房地產開發的居住價值。它的特征體現為:

    富人、貧困原住民和老齡人口聚居區;

    文化沉淀和特質空間;

    多元化的空間;

    完備的公共服務和生活服務;

    便利的可達性。

    其價值體現在:

    僅存的城市歷史與文化記憶,相對完整的城市社會與生活;

    類型、檔次多樣的空間供給,核心地區低成本空間的價值;

    功能更替的潛力與功能混合的優勢。

    ②城市外圍圈層與新區

    這個地區是城市空間重組與縫合的主要地區,針對的是空間的分裂與碎片化問題。它的特征體現為:

    中等收入人群聚居地區;

    高密度居住地區,職住非平衡地區;

    公共服務、生活服務配套缺失地區;

    機動化壓力最大的地區:公交、軌道、停車的巨量需求。

    其價值體現在:

    培育新興功能,重組城市功能的重點地區;

    引導居住、就業再平衡的重點地區;

    社會生活與社區重組的重點地區;

    提供游憩與景觀空間的潛力地區。

    ③城鄉結合部與城邊村:正規化與低成本博弈地區

    非正規是中國相當長一個時期內發展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力量,城鄉結合部與城邊村是正規化與低成本博弈地區,它的特征體現為:

    低收入與中上收入人群碎片化居住區;

    城鄉二元管理體制的交叉地區;

    社會、功能碎片化地區;

    政府的改造與整治能力有限。

    其價值體現在:

    中產階級后備軍聚集,“落腳城市”、灰色地帶的生命力場所;

    郊區化、逆城市化地區,新經濟活動培育空間,新型園區、住區的成長地區;

    生態型、風景型、特色型發展的潛力地區。

    ④文化與風景地區:面向未來需求的無限升值地區

    在這版《全國城鎮體系規劃》中,這類文化與風景地區也是我們特別關注的一類空間,它們是面向未來需求的無限升值地區,特征體現為:

    保護良好、品質優秀的歷史文化與風景地區;

    可以塑造文化特色與風景的地區;

    遭到破壞、被遺棄的棕地、荒地,被遺房的老住區、老廠區。

    其價值體現在:

    提高城市宜居品質的核心地區,是保護與創建文化特質,提升城市的山水景觀與生態環境品質的重點地區;

    中等收入群體日益增長的休閑消費需求,需要大量的文化+、風景+、生態+的休閑空間;

    新經濟企業的選擇:多元化發展,提高聲譽和形象,吸引人才;

    以浙江特色小鎮為代表,在城郊地區大量出現的一種多元化發展模式,政府在引導時特別賦予了文化與旅游的考核指標。

    3、空間重構與分析方法

    (1)新活動與新空間構建

    我們需要關注、發現社會中出現的新的經濟活動、文化活動、人的活動的空間端倪,認識新活動的空間特征,尋找新活動的空間變化軌跡。

    調整空間概念與組織方式,從傳統的增量、等級的空間組織模式轉向存量的、特色的、網絡化的空間組織模式——為新功能、新活動提供新的空間載體。

    這種新的功能載體往往具有模糊性,出現多元化、邊緣化的特征,如多業共生、多元價值、地域跨界、功能組合等。

    ①非傳統/非等級/非清晰結構/非單一用途

    這類新空間的特征可用“非”和“+”來概括,可能更加準確地反映內含的空間品質的訴求:

    非傳統/非等級/非清晰結構/非單一用途;

    互聯網+;教育/科研+;生態/宜居+;文化、消費/特色風貌+;交通(空港/樞紐)+;低成本/高便利+……

    ②創新空間的成本控制

    在新的發展階段構建新空間時,特別重要的一點就是成本的控制。既要提高空間的品質、效率,同時又要有效益,承載創新功能。

    成本控制要精細化,我們在對中關村的持續研究中發現,在一個地區提供公共服務,未必帶來所期望的結果。地鐵4號線開通、站點周圍地價上升,反而使創新企業被擠出,房地產和金融企業進入。我們要關注整個經濟鏈條各個環節對成本的反應,生存能力、空間聯系及網絡化結構,這是需要深入觀察的。

    探討碎片化地區的鏈接、融合方式,而非大拆大建的方式,使核心功能和輔助功能有機整合。

    既有資源如何釋放出來,能否放松用途管制,包容非正規等。

    (2)創新空間觀察

    ①現象

    關注創新活動的空間現象:發生、轉移、擴散、成長、融合的過程。

    關注創新活動的空間層級:區域—城市—地區—場所,規劃師在做規劃時,他所思考的一定不是單一層面的。張兵總規劃師曾很好地總結過:“任何宏觀規劃如果沒有中微觀認識的突破,是不可能有用的”。深入幾個層次的考量與研究,才是我們發現空間變化、空間特征的重要工作程式。如:京津冀—北京—中關村—INNOWAY(創新大街)—車庫咖啡這個系列。

    創新空間的類型:與本地的產業基礎、智力資源、區域需求、空間特征有關,如中關村、東湖、深圳車公廟、板雪崗、松山湖,張江都是不同的類型。我個人一直認為張江是一個過于正規化開發的地區,曾一直懷疑它的創新能力,最近王德教授的一份報告給出了佐證,通過手機信令數據的分析,發現張江的核心區(政府正規開發)晚上是沒有人的,而一個創新活動聚集區一定是24小時都充滿活力,張江真正創新的源頭是在張江邊上的城中村。

    ②特征

    創新空間的本質是利益導向的,創新活動是一個盈利活動,而非社會公益活動;其特征體現為對成本高度敏感。

    創新空間是一個多元目標與價值統一的地區,加上政府政策、資源配置,來營造一種創新的生態。

    創新空間的重要特征體現為:

    盈利性、商業性:低成本、高收益、合適的性價比(抗風險的需求)、地區聲譽;

    流動性、活動性:便于人和物流動、交易的空間區位;

    集聚性、交融性:交通可達(時間/費用成本)、宜居性(居住、就業);

    便于交流的場所:可供同業人員、跨界人員面對面的交流。

    (3)國際化空間觀察

    ①國際化的要素與路徑

    城市地位的本質不在于規模和行政層級,而在于國際與區域的控制力和影響力??梢允蔷C合職能、特色職能(單項冠軍、隱形冠軍),關鍵是占據了經濟活動的高價值區段以及經濟鏈條中的獨特環節。

    海南的民間段子:世界的陵水——亞洲的博鰲——中國的三亞——海南的???;

    編制浙江城鎮體系規劃時的規劃段子:世界的義烏——中國的溫州——華東的寧波——浙江的杭州;

    國際化的起步與萌芽:旅游—麗江,大事件—烏鎮,采購—義烏,非正式國務活動—博鰲。

    經濟/政治是必要條件,文化/社會是充分條件

    經濟:稀缺性/獨特性,機會/成本

    社會:開放性/包容性

    文化:特質與魅力,差異性/相似性

    品質:物質/非物質,硬件/軟件

    ②國際化的空間

    功能空間:商務區、園區、高校/科研院所區、門戶地區(空港、海港)、貿易集中區

    特色場所:文化+、生態+、風景+古城、老城區、高品質新區、邊緣化地區、國際社區(針對性建設、設施配套)

    典型場所:廣州:廣交會(流花地區)、廣州站/環市北路,中大/批發市場;北京:亞運村、望京、五道口

    ③空間/場所認同:不同族群,不同選擇

    喜歡聚居的亞洲人:中國城、小東京;

    偏好現代化和品質的北美人、澳洲人;

    隱于市的歐洲人;

    享受自然、滿足獵奇心、追逐異域文化的小眾人群;

    亞非拉人民:低成本、寬松的管制,選擇性、靈活性、非正規。

    (3)空間/場所營造

    關注目標人群的要求:

    提供差異化、多樣化的供給

    保持差異性、創造相似性:

    功能空間識別與評估;

    保護特質與傳統;

    人性化尺度的空間;

    提高地區品質:生態、環境、設施;

    提高服務水平:精細化、注重細節。

    (4)城市空間的需求/供給分析方法

    空間是城市的“第一資源”,我們觀察城市的視角在變、我們的價值觀和理念在變、同時城市的所有活動也在變,我們需要從方法上去理解空間、分析空間、評價空間。規劃的核心任務是空間資源配置。

    4、未來城市總規的主要方法和方向

    識別城市的區域角色與特征;

    梳理城市開發存量與市場動態;

    評估城市發展得失,認識發展規律與趨勢;

    評估城市空間資源特征與潛力(供給分析);

    構建發展前景假設的多方案(需求分析);

    建立前景假設/空間資源配置模型(需求/供給);

    應對資源多樣性、區位局限性、發展不確定性和優化空間資源的城市規劃彈性方案。

    三、個人評價

    傳統的只注重空間的規劃存在缺乏對人本主義的需求的思考,導致城市規劃的碎片化和鬼城、空城的出現,新的總體規劃的規劃思想和方向應更加注重生產方式及其所表現出的用地需求,生活方式及其所表現出的空間規劃需求。

    [1]李曉江,城市空間:價值轉換與重構——關于總體規劃方法的思考[DB/OL]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02908
    暫無評論

    評論列表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