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0uuus"></option>
    <nav id="0uuus"><legend id="0uuus"></legend></nav>
    <blockquote id="0uuus"><legend id="0uuus"></legend></blockquote>
    <code id="0uuus"><li id="0uuus"></li></code>

    城市更新與復興:來自倫敦的啟示

    7609502076855_

    城市更新與復興:來自倫敦的啟示

    核心思想:

    本文介紹了西方城市更新與復興的歷程,詳細闡述了倫敦為提升城市競爭力,在經濟、空間和文化方面的更新與復興戰略的內容和特點。文章的最后,借鑒倫敦城市更新與復興的經驗,提出了對我國大城市更新與復興的借鑒和啟示。

    主要內容:

    序號 名稱 具體內容
    1 西方城市更新與復興歷程 1、第一階段:大規模推倒重建與清除貧民窟(二戰后—1960年代初)

    二戰以后,重建破敗社區成為當時廣大居民的迫切需求。城市中心的老建筑被大量推倒,推土機式的拆除重建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城市建成環境。

    2、第二階段:福利色彩的鄰里重建(1960 年代—1970 年代末)

    隨著社會經濟加速發展和福利保障制度的完善,一些中產階級家庭從市郊回遷至城市中心區,住所與低收入居民相鄰。遷入的中產階級家庭為居住地區新增了稅收和投資,改善了居住環境,同時也緩解了城市交通的壓力。

    3、第三階段:市場導向的舊城開發(1980年代—1990年代初)

    政府與私有部門深入合作是市場導向城市更新的顯著特點,政府出臺政策鼓勵私人投資標志性建筑及娛樂設施來促使中產階級回歸內城,并刺激舊城經濟增長。

    4、第四階段:注重人居環境的社區綜合復興(1990年代以來)

    城市更新開始轉型為目標多樣化、保護歷史環境和注重公眾參與的社會改良和經濟復興。

    2 應對全球城市競爭的倫敦城市更新與復興戰略 政府通過更新與復興,一方面,在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在文化經濟發展方面起到主導作用,從而保障城市對全球商務和投資人持續的吸引力;另一方面,通過社會融入政策減輕因結構變化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

    1、經濟復蘇引領城市復興

    以發展總部經濟、金融業、商業服務業為核心策略的倫敦經濟發展戰略對倫敦的城市復興起到了重要作用。

    2、著眼于城市復興的空間發展戰略

    立足于城市復興的目標,大倫敦空間發展策略主要通過在住房、就業和交通等方面投入公共投資,優先發展機遇性增長區域和強化開發地區以及復興地區。

    3、文化導向的城市更新與復興戰略

    文化戰略在改變城市形象、提升城市競爭力和吸引力、激發城市活力等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效。

    (1)重視文化投入和發展文化創意產業。

    (2)保護歷史建筑環境,提升城市文化品質。

    (3)提升文化活力,促進全民參與。

    3 倫敦城市更新與復興對我國大城市發展的借鑒與啟示 隨著城市建設中土地資源的日益緊缺,我國大城市面臨 “增量擴張”向“存量挖潛”轉型的迫切需求。對我國大城市發展的啟示:

    1、超越物質空間的社會經濟目標。

    不單純停留于物質環境改善與審美的角度,提升城市內涵以促進城市空間的再利用、增強地區生機活力是決定城市更新與復興的關鍵。此外,城市更新還應該增加就業機會以提升城市競爭力、改善城市經濟和財政水平等。

    2、整體有序的空間發展策略

    城市更新要在一個整體有序的城市總體發展框架之下開展。

    3、多元角色的參與和互動

    城市更新與復興的成功需要建立一個行之有效的管治模式,包括開放透明的決策過程和協調合作的實施機制。

    個人觀點:

    (1)全球化語境中的城市更新本質是資本力量的整合和平衡,資本的進出影響了現代城市的興衰;科技發展是城市更新的基礎,但人文精神卻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因此,現代城市的更新是對政府和資本力量的均衡以及對科技和人文力量的均衡。

    (2)倫敦的城市復興運動充分考慮了公民層面的參與互動,開創了一種“自下而上”的新的政治思維指向。這對我國大城市正在進行的城市更新具有積極的借鑒價值。

    正文:

    全球化進程的本質是資本的全球性流動,從而促使經濟產業在全球空間上的變化:制造業等經濟活動擴散,而控制管理相對集中。全球城市的內部也表現出了空間重組的新趨勢:信息技術的發展使性質相同的城市功能在空間分布上區位更加集中;工作地點的外遷,則促使居住地由城市中心向外圍擴散。具體的城市空間結構表現為具有多個亞中心、分散化的制造業和更集中的服務業。隨著1990年代以來全球經濟一體化趨勢的加強,城市更新與復興作為空間重組的重要手段,在提升全球城市競爭力方面扮演著關鍵角色。全球化語境中的城市更新本質是資本力量的整合和平衡,資本的進出影響了現代城市的興衰;科技發展是城市更新的基礎,但人文精神卻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因此,現代城市的更新可概括為對政府和資本力量的均衡以及對科技和人文力量的均衡。

    作為全球城市的倫敦,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以來歷經風雨滄桑,幾經蛻變,始終屹立在全球城市的頂端。借助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契機,針對困擾倫敦發展的區域不平衡和貧富差距問題,倫敦再一次領風氣之先,在城市更新與復興方面進行了實踐和探索,這對于正在或即將開始全面更新的我國大城市而言,具有積極的借鑒價值。

    1? 西方城市更新與復興歷程

    1.1? 第一階段:大規模推倒重建與清除貧民窟(二戰后—1960年代初)

    二戰以后,重建破敗社區成為當時廣大居民的迫切需求。在CIAM(現代建筑師協會)倡導的建筑要隨時代發展而變化的思想下,各勝利國政府紛紛出臺了“高大上”的空間規劃,城市中心的老建筑被大量推倒,取而代之以購物中心、高檔賓館和辦公室等各種標榜為“國際式”的高樓。政府作為投資主體,在更新 過程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推土機式的拆除重建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城市建成環境。

    1.2? 第二階段:福利色彩的鄰里重建(1960 年代—1970 年代末)

    大規模拆建的粗魯的城市改造方式破壞了鄰里關系,受到了廣泛關注和尖銳批評。隨著社會經濟加速發展和福利保障制度的完善,20世紀60年代開始了帶有福利色彩的社區更新,具體表現為“紳士化”(gentrification)傾向:一些中產階級家庭從市郊回遷至城市中心區,住所與低收入居民相鄰。遷入的中產階級家庭為居住地區新增了稅收和投資,改善了居住環境,同時也緩解了城市交通的壓力。

    1.3? 第三階段:市場導向的舊城開發(1980 年代—1990年代初)

    西方國家受1970年代開始的全球范圍內的經濟下滑和全球經濟調整影響,經濟遭受極大沖擊。以制造業為主導的城市開始衰落,導致城市中心聚集著大量失業工人,中產階級紛紛搬出內城,造成了內城的持續衰落。進入1980年代,西方城市更新政策迅速變為市場導向的以地產開發為主要形式的舊城再開發。政府與私有部門深入合作是市場導向城市 更新的顯著特點,政府出臺政策鼓勵私人投資標志性建筑及 娛樂設施來促使中產階級回歸內城,并刺激舊城經濟增長。

    1.4 第四階段:注重人居環境的社區綜合復興(1990 年 代以來)

    公、私、社區三方的合作伙伴關系隨著可持續發展觀和人本主義思想被廣泛接受開始加強?!白韵露稀钡母聶C制被認為更具包容性。政府將多方伙伴關系中的社區能力構建(capacitybuilding)和鼓勵公眾參與作為更新政策的新方向。在這一過程中,隨著與可持續發展觀相適應的多維更新目標的提出,公眾開始意識到城市物質、社會和經濟環境的 改變需要社區中各部門的共同參與。

    綜上所述,物質性規劃的思想理論深刻影響了二戰以后 西方國家的城市更新歷程。到了后工業化時期,全球性的經 濟衰退和過度郊區化導致西方城市出現了舊城衰敗、就業困 難的社會經濟問題。由此,城市更新開始轉型為目標多樣化、保護歷史環境和注重公眾參與的社會改良和經濟復興。

    2? 應對全球城市競爭的倫敦城市更新與復興戰略

    1997年布萊爾政府上臺之后,提出“第三條道路”的政策導向。政府通過更新與復興,一方面,在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在文化經濟發展方面起到主導作用,從而保障城市對全球商務和投資人持續的吸引力;另一方面,通過社會融入政策減輕因結構變化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仡櫰涑鞘邪l展史,倫敦成功地實現了從“工業經濟”向“服務經濟”的轉 型,并完成了從“工業之城”向“金融之都”、“創意之都”的華麗蛻變,成為應對全球競爭的典范城市。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倫敦的人口增長、經濟低迷與生活品質追求產生矛盾,使得倫敦在交通、生活和環境基礎設施方面面臨巨大考驗。此外,倫敦兩極分化嚴重,社會貧困問題嚴重。低素質人口就業難、低收入者住房難等一系列問題也亟待解決?;诖?,借助2012年舉辦倫敦奧運會的契機,倫敦大力推進城市更新與復興運動,在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大大提升了倫敦作為全球城市的競爭力。

    2.1? 經濟復蘇引領城市復興

    以發展總部經濟、金融業、商業服務業為核心策略的倫敦經濟發展戰略對倫敦的城市復興起到了重要作用?!秱惗?經濟發展戰略》(The Mayor’s Economic Strategy 2010)中設定的目標1中提到:將倫敦提升為世界的商業首都及國際領先的學習和創造中心。倫敦作為全球城市,在全球經濟管理和經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是最大的跨國公司總部集中地之一。金融服務業的跨國公司為倫敦提供了相關業務的高級需求,在倫敦金融服務業集群中占有重要地位,還為集群 內地方性企業的培育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倫敦的金融優勢主要包括:良好的基礎設施、龐大的金融機構、強力的科技支持、最優的人力資本和獨特的文化優勢。以倫敦金融城為例,其不僅依托良好的基礎設施匯集金融機構,更重要的是采取了集聚優勢戰略,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金融單位的互動集聚;二是金融城市的多向聯系?!秱惗亟洕l展戰 略》還提到:確保倫敦具有世界最有競爭力的商業環境。倫敦對于國外商務的開放吸引了大量非英國公司的進駐,是使其成為全球服務中心的關鍵因素。在過去20年中,商業服務業主導了整個就業的增長,為全球經濟提供了一套多層次的專業服務。此外,倫敦的旅游業及上文提到的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都為倫敦城市的復興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2.2? 著眼于城市復興的空間發展戰略

    立足于城市復興的目標,大倫敦空間發展策略主要通過在住房、就業和交通等方面投入公共投資,優先發展機遇性增長區域和強化開發地區以及復興地區。2014年的規劃戰略列出了倫敦的重點發展區域:泰晤士河口區以及倫敦—斯坦斯特德—劍橋—彼得伯勒,以及在更廣的東南部地區占有重要作用的發展區域:倫敦—盧頓—貝德福德,旺茲沃思—克里登—克勞利以及泰晤士河谷。

    2.2.1 機遇性增長區域和強化開發地區

    機遇性增長區域(圖 1)覆蓋了倫敦主要的棕地。大倫敦政府認為該類區域能夠為居民提供新的住房、支持當地的 商業發展,并且通過改善地區的公共交通可達性促進其他產 業的發展。機遇性增長區域一般可容納至少5000個工作崗位或者2500個新的家庭(或同時容納這二者)。強化開發 地區一般屬于建成區,其當前或潛在的公共交通可達性較好,且能夠支持更高密度的再開發活動。強化開發地區也可提供新的就業機會和住房,但低于機遇性增長區域可達到的 水平。為了更好地實施開發策略,大倫敦政府還編制了《機遇增長區域和強化開發地區規劃框架》(Opportunity Area/ Intensi?cation Area Frameworks)[6],介紹了兩類地區的主要 特點,闡釋了構建規劃框架的目的,并在倫敦規劃的次區域 層面對各類地區加以標注。

    2.2.2? 復興地區

    復興地區的目標是改善當地存在的社會排斥現象,降低貧困的空間集聚度。貧困現象和社會排斥問題一直困擾倫敦 中心東部地區。倫敦市長認為解決倫敦地區的社會排斥問題,需要制定地方特定的行動舉措。因此,倫敦空間發展戰略中對全市的復合剝奪指數進行了全面評估,并基于此進行空間戰略的制定。倫敦奧運會即是落后地區復興的典型案例。

    位于倫敦東區的斯特拉特福德(Stratford)作為倫敦發展最衰敗滯后的地區之一,是倫敦奧運會選址的主要集中地。 倫敦奧運會申辦目標明確提出奧運會要與倫敦東區的復興目 標相結合。倫敦奧運會在各項建設籌備過程中還全力推崇并 實踐“遺產”概念,希望充分利用奧運設施和文化資源從根本上改變東倫敦地區的經濟、社會和環境,逐步縮小奧運會 舉辦地與其他倫敦地區之間的貧富差距。具體來說,奧運會 選址主要有以下 4 方面因素 :一是通過奧運公會基礎設施投 資,將斯特拉特福德打造為全球性交通節點,奧運會選址于 此充分體現出其加強與全球層面聯系的意圖?? ;二是鑒于舉辦 地同附近的金絲雀碼頭金融區有良好的交通聯系,金融業從 業者可優先享受奧運設施提供的休閑場所及良好環境,以此 促進金融業發展?? ;三是借助開發東倫敦的戰略契機,鼓勵私 人投資開發廢棄工業用地;四是通過奧運會場館和配套建設增加當地就業機會和住房數量。倫敦東部地區在奧運會籌備舉辦過程中,與英國政府、企業以及全球范圍內的投資主體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關 系,為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奧運會結束后,奧運村成 為當地居民的新居,奧林匹克公園成為周邊居民的最大福利, 結合新建的生活配套設施,該地區將成為生態宜居型社區。 奧運遺產還極大地促進了旅游業發展。綜上,奧運會為倫敦 東區在改善環境和基礎設施、吸引投資和發展產業等方面的 帶來了全面復興的機遇。

    在空間戰略方面,倫敦市長還通過鼓勵措施和制定傾斜 政策來刺激對基礎設施建設、教育和就業等方面的私有投資。 具體策略包括制定區域發展政策(分為中央活動區、內城和 外城)、工業區位空間布局戰略、城鎮中心網絡策略和對“外倫敦區域”副中心發展定位等。

    2.3? 文化導向的城市更新與復興戰略

    文化戰略在改變城市形象、提升城市競爭力和吸引力、激發城市活力等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效?!秱惗厥虚L文化戰 略》(Cultural Metropolis 2014)[7] 中的第五章節重點論述了 倫敦文化戰略與空間戰略的關系(圖 3),其中強調了基礎 設施、環境和公共領域的開發利用與保護的關系。盡管其表 述與空間戰略側重不同,但文化戰略中的觀點和政策仍與之 高度契合?;诔鞘袕团d的文化戰略可歸納總結為以下幾點。

    2.3.1? 重視文化投入和發展文化創意產業

    鑒于英國政府“一臂之距”的公共事務管理原則,大倫 敦政府自身并不是文化領域的一個主要撥款機構,但它擁有 一定數量可用于宣傳倫敦文化活動項目的資金。倫敦文化領 域的主要撥款機構有英格蘭藝術委員會、英格蘭遺產委員會及遺產彩票基金等。大倫敦政府對文化的投入分為“引導” 及“扶持”兩種不同的策略 [8] :“引導”策略主要適用于能 夠豐富文化生活及提升倫敦形象地位的活動,為減少納稅人 的負擔及確?;顒釉谏虡I方面的可持續性,政府鼓勵爭取私 人和企業的贊助 ;“引導”策略主要適用于屬于創業期、能 夠提供就業機會且有助于營造社區文化的產業項目。

    倫敦各自治區政府是對當地文化活動投入資金最多的一 方。各地政府提供的小型文化活動場所及服務吸引了更多倫 敦人。此外,倫敦郊區政府在室外空間、公園、地區音樂服 務等方面的投入多于中心城區。自? 1984? 年倫敦政府首創了 為贊助企業提供政府配套資金的政策后,倫敦文化藝術機構 的資金來源有了極大拓展,每年的私人捐贈及商業贊助額基 本與公共撥款相當。秉承尊重歷史和推動城市文化發展的原 則,大倫敦政府推動社會積極參與并持續加大文化投入力度, 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大倫敦政府還積極鼓勵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隨著政策不 斷完善,目前倫敦已具備了國際上產業架構最完整的文化產 業政策。倫敦作為全球的文化中心和創意中心,具體體現為 全球廣告產業中心、全球電影制作中心和國際設計之都。文 化產業為倫敦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崗位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 益。市長極力主張進一步對文化創意產業進行支持和投資。

    2.3.2? 保護歷史建筑環境,提升城市文化品質

    作為文化大都市,倫敦的文化生活無法脫離社會環境(包括場館、廣場、公園和歷史紀念物等)。倫敦認為歷史 性的建筑環境是一種資產而不是城市發展的絆腳石。通過對 老建筑加以保護和改造(圖 4)、參照老建筑進行復制和規 劃等一系列更新方式形成了倫敦古老區域的重生與延續、復 制與新舊建筑共存的獨特城市文化內涵。市長在通過倫敦空間規劃來保護歷史性建筑和環境的基礎上,還通過“倫敦故 事”和其他活動來保障倫敦遺產能夠被多數人廣泛理解、感 知,并以此為豪。在加大保護力度的同時,倫敦也注重通過 公共藝術及大型活動等讓古老的城市空間重煥生機?!暗罔F 中的藝術”、特拉法加廣場“第四基座”等活動催生了近年 來英國最具知名度、引發最多討論的公共藝術作品,地鐵站、廣場等獨特的環境也為藝術作品提供了獨一無二的展示背 景,彰顯了倫敦的城市文化品位。

    倫敦的文化品質主要取決于環境和基礎設施的品質和 設計水平。市長在促進高質量的城市設計過程中認識到,文 化組織在編制策略、宣傳規劃流程和在私人項目中扮演了 重要角色。倫敦通過文化創意產業充分融入城市經濟發展, 切實改善倫敦街區風貌。鑒于衰落地區的破敗與多元,部分 前衛藝術家自發地聚集于此,在提升地區文化魅力的同時, 還吸引了崇尚與文化為鄰的中產階級,帶動了地區的服務 業和地產業的發展,促進了內城的“紳士化”和城市復興 的過程。

    2.3.3 提升文化活力,促進全民參與

    保持和提升高質量的公共藝術品質,吸引游客并提升倫 敦活力,也是文化導向的城市復興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倫 敦每年有? 200? 多個節慶活動,為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室外文化 活動的機會,充分體現了倫敦的文化活力及多樣性。激動人 心并充滿活力的城市文化氛圍提升了倫敦的國際聲譽,也推 動了當地旅游經濟的發展。大倫敦政府還通過大型活動積極 向世界展示城市形象和魅力,包括倫敦時裝周、倫敦設計藝 術節和奧運會等。此外,針對提高青少年音樂素養、解決各 自治區間文化資源分布不均、刺激社區文化發展等系列問題, 出臺了具體的發展措施。通過現有活動加強政府與文化機構及學校間的聯系,建立戰略伙伴關系,從而為更多居民提供 參與高水平文化活動機會的平臺。

    3 ?敦城市更新與復興對我國大城市展的借 與啟示

    隨著城市建設中土地資源的日益緊缺,我國大城市面臨 “增量擴張”向“存量挖潛”轉型的迫切需求。當前大城市 更新的背景包括 :一是集聚城市化與郊區化二元并存,城市 中心仍具有強大的經濟活力和綜合吸引力 [10],同時大量新的 產業與居住空間在城市郊區擴張 ;二是受到全球化與經濟利 益的沖擊,城市更新中地域文化的特色漸趨衰微,人們對所 居住的城市喪失了認同感和歸屬感 ;三是分配體制的不合理 和社會保障體制的基本空白導致社會階層間的差距拉大 ;四 是政府的趨利性與公民社會的缺乏??v觀倫敦的城市更新與 復興運動歷程,可以在以下三方面給予我們借鑒與啟示。

    3.1? 超越物質空間的社會經濟目標

    城市更新與復興具有深刻的社會與人文內涵,忽視社區

    利益、缺乏人文關懷、離散社會脈絡的更新不是真正意義的 復興 [10]。不單純停留于物質環境改善與審美的角度,提升城 市內涵以促進城市空間的再利用、增強地區生機活力是決定 城市更新與復興的關鍵。此外,城市更新還應該增加就業機 會以提升城市競爭力、改善城市經濟和財政水平等。地方發 展必須與城市經濟發展定位緊密結合,在城市再生與復興進 程中,需要通過再生與復興促進地方經濟增長。特別是對于 產業調整轉型的大城市,在城市產出、生產率提高和創新等 方面都需要為城市在新的勞動分工體系下增加競爭力和持續 投資吸引力。以倫敦為例,一方面充分利用地理臨近效用和 歷史文化條件,進行功能拓展以提升地區活力和促進城市內 涵提升,如國王十字地區 ;另一方面,在鞏固地方原有經濟 功能的基礎上,借助外力和世界經濟發展機遇,在全球視角 下提升和擴展原有功能,如倫敦金融城。

    3.2? 整體有序的空間發展策略

    城市更新要在一個整體有序的城市總體發展框架之下開展。在中國,大城市同時進行的大規模外延擴展和改造之間 往往相互脫節,導致了城市發展的重心不清晰明朗 :大量投 資涌入的新區缺乏活力 ;花大力氣治理的舊城區更加擁擠混 亂。大量的實踐表明,通過孤立的城市建設項目很難實現真 正意義上的可持續發展和城市總體復興。大倫敦空間發展策 略中的通過制定傾斜規劃政策、提供鼓勵措施來刺激私有投 資和優先發展復興地區即為對整體有序的空間開發戰略的良 好詮釋。

    3.3? 多元角色的參與和互動

    城市更新與復興的成功需要建立一個行之有效的管治模式,包括開放透明的決策過程和協調合作的實施機制。城市 更新涉及的利益主體主要包括政府、市場的公眾。政府代表 整個社會的利益,必須發揮積極、公平的主導作用,而不是 “趨利”。政府應在城市更新中起到促進地方產業發展、活 力提升和創造就業機遇等主導作用。城市復興的必要條件還 包括強調社會公正和社區參與,這有助于傾聽各利益相關方 的意見,形成真正的公眾參與機制。倫敦“公民社會”的重 建改變了“自上而下”的傳統政治思維方向,拓展了研究城 市發展的思維和視角。倫敦的城市復興運動充分考慮了公民 層面的參與互動,開創了一種“自下而上”的新的政治思維 指向。這些都對我國大城市正在進行的城市更新具有積極的 借鑒價值,值得深入研究和學習。

    [1][1]道客巴巴.紐約的公共交通系統和規劃經驗 http://xueshu.baidu.com/s?wd=paperuri%3A%289a7d7ecf8b8ab23bb63419b34c6d0bfb%29&filter=sc_long_sign&tn=SE_xueshusource_2kduw22v&sc_vurl=http%3A%2F%2Fwww.doc88.com%2Fp-5794422505650.html&ie=utf-8&sc_us=14146850406492957539 =2015-08-15/2016-08-25
    暫無評論

    評論列表已關閉